检察文化
您的位置:首页 >>检察文化
遇见
作者: 发布于:2017/2/16 9:36:56 点击量:
草在结它的种子,风在述说它的情诗,世间万物均在自己的轨道为人生装点色彩。我和他们的遇见,只是人生扉页上简短的几行,然而,那些美好、可爱、单纯人儿的模样,却随着岁月的流逝越发清晰,艳丽了记忆,温暖了岁月。 遇见的第一位姑娘是一样貌清秀可人、热情大方的90后,我唤她小丫。我们在西塘美丽的青石瓦街徜徉徘徊,一同寻觅美食,摆拍各种动作臭美;我们一起在古镇的屋檐下躲避突如其来的大雨,哪怕淋成了落汤鸡,内心依旧是欢喜的。雨停时,屋檐的滴水声敲击路面,伴着小丫在我耳边不停地絮语,那幅画面比西塘应有的美再添了几分姿色。我们一路说说笑笑,用最热情纯真的眼神交换遇见彼此的欢喜。小丫告诉我,她刚去上海工作,挤住在几平米的6人间,上下铺,工资三千多,几乎月光。我则不同,工作在南方的偏远小城,远离喧嚣闹市繁华。离别时,多有不舍,深知我们处地各异,相逢遥遥无期,我们依然留了联系方式相约有机会再次同行,哪怕今后注定天各一方,再见机会渺茫。三年后,小丫的微信晒出了结婚照,那男孩儿看着和善,与小丫配一脸。单身的我们尚且不能相约成行,如今已婚的她更不可能与我一同天马行空。共同旅行成了一纸戏言,但我对她的祝愿却万分真诚。 丽江以宁静优美的姿态散发出令人神往的魔性与魅力,人们都说丽江是有故事的,大多关于爱情,关于艳遇。我的第二次独自出行选在丽江,我想在那方水土一定能遇见最宁静的风景,荡涤魂灵。到丽江后,跟团出行去泸沽湖,随行的除了司机便是两队小情侣,以及一个藏族姑娘与父母三人行。大抵跟姑娘同岁,又大龄单身,故而共同语言多些。两天下来,彼此已十分熟络,互留联系方式,相约去姑娘的家乡四姑娘山时一定联系。回到丽江那晚,我在四方街闲逛,姑娘的母亲说见到我,于是姑娘发微信呼我,我们都为这场没有约定的遇见而欢欣鼓舞。随后,我们相约到古城的音乐清吧小坐,约在丽江古城的标志建筑大石桥旁相见。我在大石桥旁听着音乐,看着来往穿梭的人们,溪水叮咚,许多小情侣从身边走过,有的亲昵,有的嬉闹,看着他们,等着姑娘,第一次觉得一个人的旅行有人可以等待亦是美好的。不久,姑娘的身影从穿梭的人群中慢慢凸显,我向她招手,开心得犹如在等待多年未见的老友。我们在一家清吧坐下,听着驻唱歌手唱着慢歌,品着老板提供的茶水,柔和的灯光,迷醉的音乐,这种氛围适合老友神侃,亦适合天南地北不期而遇的友人谈心。姑娘告诉我,她有个很喜欢的男孩,男孩对她却若即若离,她很苦恼,不知男孩对她是否真心。出行前,她告知男孩,“你会有一段时间找不到我,这段时间你好好考虑,怎样处理我们的关系,我要的不是暧昧。”姑娘明天就要带着行李回家,回去面对她的感情,她原本的生活。我很羡慕她面对爱情的果敢和决断。我祝福她,并告诉她有结果一定分享告知。我们在清吧互诉衷肠,大石桥旁互道再见,她走往北门的招待所,我则去往南门。背转身,也许此生天南地北,不复再见,但每每忆起大石桥,忆起丽江,姑娘面对爱情的坚毅果敢便浮现眼前。两月后,我问姑娘故事可有结尾,姑娘说有了,是喜剧。那一刻,我诚心为她祈祷,愿四姑娘山下的那位美丽藏族姑娘永远幸福甜蜜。随后在丽江几天的行程依旧是丰满而愉悦的,去拉市海遇见一对深圳来的小情侣,大二,97年生,正是肆意妄为的年纪。我们一同在拉市海划皮艇,一同爬上玉龙雪山,在海拔4680米的地方合影留恋。我跟随他们变得青春洋溢,肆无忌惮。途中,我们相互照顾,嘘寒问暖。回忆里除了美景,还有遇见的那些故事,那些人,这才是丽江该有的模样。 那些在旅途中遇见的人儿,我们是彼此的记忆,彼此的风景。我们不常联系,却共同保存着那份美好单纯的记忆,不功利,无尘埃,在记忆的相册里封存着彼此的合影,在岁月的流光里渐渐尘封却永不褪色。